今早的新闻是,武警北京二院贴出了停诊通知,暂停一切对外服务。魏则西之死刷屏了整整一周,是不是该暂时降温,等待调查组调查结果。


百度、莆田系、科室外包,每一个都有被公众憎恨的理由,这次终于有了“吊打”的机会,舆论焉能放过。


过瘾吧?站在道德高地批判,零经济成本,高精神回报。但在长安君脑海里挥之不去的,是这个21岁的年轻人最后的影像,尽管病容憔悴,眼睛里仍然有光,他说,“我对这个世界还有梦想。”生命已逝,无法重来,惟有社会的进步是对其最大尊重。如何进步?最直接有力的就是法律。


1、先说百度。习总书记说:“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。”字字千斤重。人们对百度的竞价排名积怨已深,对其广受诟病还能一往无前更是无法理解。尽管百度说自己并不是仅以给钱多少论排位,尤其对医疗信息更是内部监管严格,但是,没有多少人愿意相信。此次网信办联合调查组进驻,长安君大胆预测,“竞价排名”恐怕要重点拷问。


不过,拿道德来要求一个公司,没有错,但那是高线,而守法则是底线。做医疗推广的,不止百度一家,商业天性使然。只要法律不禁止,只要成本不高利润高,为什么不做?觉得百度令人发指?那是游戏规则没制定好。这几天又被人反复提及的所谓“不作恶”的谷歌,也是在高利润的医疗推广上一路收割七年,被人钓鱼执法,罚款5亿多美金后才彻底放弃。“不作恶”,先不说仅是广告词而已,真做到了,也不是由情怀决定的,是由“作恶”的成本决定的。


在该讲法律的时候,先别讲道德。


“魏则西之死“:最本质的问题在这里!


2、再说科室外包。老百姓选择去哪个医院,自然是冲着医院的好口碑去的。科室外包这种狸猫换太子的把戏,其违规违法就不用说了吧。监管部门为什么不管?北京市卫生局也委屈,部队的医院我们管不了。


今天,中国军视网的评论振聋发聩,“部队医院不会,也不可能游离于中国军队严格的管辖之外。想想吧,连徐、郭这样的人都能被拿下,难道,清理医疗环境这样关乎人民生命的事情,中国军队还会藏着掖着吗?”


中国军视网的表态不重要,我们听表态听得太多。重要的是,国家卫计委、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、武警部队后勤部等已进驻武警二院调查。重要的是,从去年全面展开的中国军队有史以来最大规模改革,已把“部队医院”纳入其中。朗朗乾坤下,没有谁是法外之地。


在该讲法律的时候,先别讲权力。


“魏则西之死“:最本质的问题在这里!


3、第三说武警二院。对 “医疗过错”的问题,武警二院绕不开。请注意,长安君说的是“医疗过错”的问题,而不是“医疗过错”。 滑膜肉瘤是一种让病人存活率很低的恶性疾病,魏则西一家是在别的医院都表示无能为力之后来到武警二院的。但武警二院在治疗上有没有问题,与科室外包无关,与魏则西的病情是否凶险也无关,这有赖医疗事故的专业鉴定。


现在,一碰到医患问题,医生已经成了需要抱团取暖的弱势群体,敏感而脆弱。谁都避免不了要去就医,认同目前医学发展的有限性,正确看待医生作用是理性;不对医生做有罪推定,相信医生的专业判断是理性;在发生医疗纠纷时,不情绪失控,保留完整病历是理性。


而现在,对武警二院,网上一片声墙倒众人推。对医生的认知,不能除了天使就是恶魔。评价一个医生好坏,不用看他的出发点,你也看不到,要看他是否按法律要求,尽到义务。反正某些病纵使上帝也无能为力还要以各种方法榨取钱财,良心大大滴坏,但是不是要受到法律的制裁,也要细究事实。


在该讲法律的时候,先别讲情怀。


“魏则西之死“:最本质的问题在这里!


4、第四说莆田系。在一片喊打声中, “侠客岛”评价,“莆田不言,孤傲一时无两。”真的岿然不动吗?公众不信,长安君也不信。网上风传的莆田系行贿名单,赢利清单,是真是假,莆田系估计正在跟相关部门说清楚。长安君关心的是,经由此事,医改的方向和进展再次进入视野。医改下一步向何方推进?民营资本该如何进入医疗体系,又如何监管?公众希望看到最新的解读。发展中的问题,要用进一步发展来解决,前提是——方向正确。


和百度一样,资本逐利并不需要藏着掖着。莆田系当然是挣了钱的,和百度一样是挣了大钱的。问题是这钱有多少是干净的,有多少是肮脏的;进一步的问题是,这些肮脏的钱中有多少是昧着良心的,有多少是违反法律的。昧着良心赚钱,我们要谴责一万遍;违反法律赚钱,那就得班房伺候。没有谁天生是君子,君子需要道德养成,更需要法律规范。很多时候我们惊呼别国民众素质之高,社会秩序之好,其实细看,无非是规则清楚,执行严格。


在该讲法律的时候,先别讲良知。


“魏则西之死“:最本质的问题在这里!


5、第五说监管部门。这个事件中,其实最绕不开的就是监管部门。如果上述提到的几位主角,没有违法行为,监管部门理应调查清楚,还公众一个交待,还各方一个清白。如果有违法行为,那为何能被诟病已久还安然无恙乃至肆无忌惮这么多年?我们可以大声疾呼行业自律企业自律,但如果没有法治环境的成熟、没有强大的社会他律存在,自律怎么实现?如果是因为法律的滞后,才让臭名昭著的恶之花可以大行其道而不被制止,监管部门应该尽快提出立法建议,加快立法进程。利益面前,他律一定比自律有效。改革从来是痛定思痛的结果,但只要开始,就有希望。


在该讲法律的时候,先别讲自律。


“魏则西之死“:最本质的问题在这里!


五点说完了。在将魏则西推向死亡的这一路上,环节太多、犬牙交互。我们还要注意的是,舆论大潮澎湃汹涌,主角决不仅仅是站在前台的这几个,谁在趁火打劫、谁在煽风点火,谁在推波助澜,谁在趁机把祸水引向政府和体制?在被情绪左右的时候,我们容易看不清楚。让法律归法律,道德归道德;让上帝的归上帝,凯撒的归凯撒,让法律作为唯一的标尺,很多事情能看得更清楚。


再喧嚣的热点都有退潮的那天,如果这件事能让各方检讨改进,而不是又淹没在公众的遗忘症中,21岁的魏则西,其生命就不仅定格在历史的瞬间,还将在未来光辉持续。或许,这才是告慰他善良父母的唯一遗产。他们说:“我们谁都不恨。本文选自:邯郸百度推广 http://www.chinayouqi.cn

电话15227963904
专注于高品质邯郸网站建设、品牌网易企业邮箱、邯郸网络公司等现代信息服务于一体的邯郸优企网络公司
“魏则西之死“:最本质的问题在这里! - 常见问题处理 - 邯郸百度推广_邯郸百度爱采购代理商_邯郸做网站推广_邯郸建站公司_优企网络
百科知识 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。

网站建设解决
为什么选择非凡网络
“魏则西之死“:最本质的问题在这里!
“魏则西之死“:最本质的问题在这里!
发表时间:2016-05-05 标签:邯郸百度推广

今早的新闻是,武警北京二院贴出了停诊通知,暂停一切对外服务。魏则西之死刷屏了整整一周,是不是该暂时降温,等待调查组调查结果。


百度、莆田系、科室外包,每一个都有被公众憎恨的理由,这次终于有了“吊打”的机会,舆论焉能放过。


过瘾吧?站在道德高地批判,零经济成本,高精神回报。但在长安君脑海里挥之不去的,是这个21岁的年轻人最后的影像,尽管病容憔悴,眼睛里仍然有光,他说,“我对这个世界还有梦想。”生命已逝,无法重来,惟有社会的进步是对其最大尊重。如何进步?最直接有力的就是法律。


1、先说百度。习总书记说:“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。”字字千斤重。人们对百度的竞价排名积怨已深,对其广受诟病还能一往无前更是无法理解。尽管百度说自己并不是仅以给钱多少论排位,尤其对医疗信息更是内部监管严格,但是,没有多少人愿意相信。此次网信办联合调查组进驻,长安君大胆预测,“竞价排名”恐怕要重点拷问。


不过,拿道德来要求一个公司,没有错,但那是高线,而守法则是底线。做医疗推广的,不止百度一家,商业天性使然。只要法律不禁止,只要成本不高利润高,为什么不做?觉得百度令人发指?那是游戏规则没制定好。这几天又被人反复提及的所谓“不作恶”的谷歌,也是在高利润的医疗推广上一路收割七年,被人钓鱼执法,罚款5亿多美金后才彻底放弃。“不作恶”,先不说仅是广告词而已,真做到了,也不是由情怀决定的,是由“作恶”的成本决定的。


在该讲法律的时候,先别讲道德。


“魏则西之死“:最本质的问题在这里!


2、再说科室外包。老百姓选择去哪个医院,自然是冲着医院的好口碑去的。科室外包这种狸猫换太子的把戏,其违规违法就不用说了吧。监管部门为什么不管?北京市卫生局也委屈,部队的医院我们管不了。


今天,中国军视网的评论振聋发聩,“部队医院不会,也不可能游离于中国军队严格的管辖之外。想想吧,连徐、郭这样的人都能被拿下,难道,清理医疗环境这样关乎人民生命的事情,中国军队还会藏着掖着吗?”


中国军视网的表态不重要,我们听表态听得太多。重要的是,国家卫计委、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、武警部队后勤部等已进驻武警二院调查。重要的是,从去年全面展开的中国军队有史以来最大规模改革,已把“部队医院”纳入其中。朗朗乾坤下,没有谁是法外之地。


在该讲法律的时候,先别讲权力。


“魏则西之死“:最本质的问题在这里!


3、第三说武警二院。对 “医疗过错”的问题,武警二院绕不开。请注意,长安君说的是“医疗过错”的问题,而不是“医疗过错”。 滑膜肉瘤是一种让病人存活率很低的恶性疾病,魏则西一家是在别的医院都表示无能为力之后来到武警二院的。但武警二院在治疗上有没有问题,与科室外包无关,与魏则西的病情是否凶险也无关,这有赖医疗事故的专业鉴定。


现在,一碰到医患问题,医生已经成了需要抱团取暖的弱势群体,敏感而脆弱。谁都避免不了要去就医,认同目前医学发展的有限性,正确看待医生作用是理性;不对医生做有罪推定,相信医生的专业判断是理性;在发生医疗纠纷时,不情绪失控,保留完整病历是理性。


而现在,对武警二院,网上一片声墙倒众人推。对医生的认知,不能除了天使就是恶魔。评价一个医生好坏,不用看他的出发点,你也看不到,要看他是否按法律要求,尽到义务。反正某些病纵使上帝也无能为力还要以各种方法榨取钱财,良心大大滴坏,但是不是要受到法律的制裁,也要细究事实。


在该讲法律的时候,先别讲情怀。


“魏则西之死“:最本质的问题在这里!


4、第四说莆田系。在一片喊打声中, “侠客岛”评价,“莆田不言,孤傲一时无两。”真的岿然不动吗?公众不信,长安君也不信。网上风传的莆田系行贿名单,赢利清单,是真是假,莆田系估计正在跟相关部门说清楚。长安君关心的是,经由此事,医改的方向和进展再次进入视野。医改下一步向何方推进?民营资本该如何进入医疗体系,又如何监管?公众希望看到最新的解读。发展中的问题,要用进一步发展来解决,前提是——方向正确。


和百度一样,资本逐利并不需要藏着掖着。莆田系当然是挣了钱的,和百度一样是挣了大钱的。问题是这钱有多少是干净的,有多少是肮脏的;进一步的问题是,这些肮脏的钱中有多少是昧着良心的,有多少是违反法律的。昧着良心赚钱,我们要谴责一万遍;违反法律赚钱,那就得班房伺候。没有谁天生是君子,君子需要道德养成,更需要法律规范。很多时候我们惊呼别国民众素质之高,社会秩序之好,其实细看,无非是规则清楚,执行严格。


在该讲法律的时候,先别讲良知。


“魏则西之死“:最本质的问题在这里!


5、第五说监管部门。这个事件中,其实最绕不开的就是监管部门。如果上述提到的几位主角,没有违法行为,监管部门理应调查清楚,还公众一个交待,还各方一个清白。如果有违法行为,那为何能被诟病已久还安然无恙乃至肆无忌惮这么多年?我们可以大声疾呼行业自律企业自律,但如果没有法治环境的成熟、没有强大的社会他律存在,自律怎么实现?如果是因为法律的滞后,才让臭名昭著的恶之花可以大行其道而不被制止,监管部门应该尽快提出立法建议,加快立法进程。利益面前,他律一定比自律有效。改革从来是痛定思痛的结果,但只要开始,就有希望。


在该讲法律的时候,先别讲自律。


“魏则西之死“:最本质的问题在这里!


五点说完了。在将魏则西推向死亡的这一路上,环节太多、犬牙交互。我们还要注意的是,舆论大潮澎湃汹涌,主角决不仅仅是站在前台的这几个,谁在趁火打劫、谁在煽风点火,谁在推波助澜,谁在趁机把祸水引向政府和体制?在被情绪左右的时候,我们容易看不清楚。让法律归法律,道德归道德;让上帝的归上帝,凯撒的归凯撒,让法律作为唯一的标尺,很多事情能看得更清楚。


再喧嚣的热点都有退潮的那天,如果这件事能让各方检讨改进,而不是又淹没在公众的遗忘症中,21岁的魏则西,其生命就不仅定格在历史的瞬间,还将在未来光辉持续。或许,这才是告慰他善良父母的唯一遗产。他们说:“我们谁都不恨。本文选自:邯郸百度推广 http://www.chinayouqi.cn